latest news
最新消息

最新消息

『柏諦集團總裁夫婦』上鏡週刊雜誌囉!!

重鬼屋出發闢草藥王國 重鬼屋出發闢草藥王國 重鬼屋出發闢草藥王國

冷氣團襲台的一月下旬,本刊驅車前往柏諦集團位於南投民間的藥園,茶園、鳳梨園交織的半山腰丘陵地,一塊蓋著黑布的方正農地映入眼簾,早先抵達的柏諦集團總裁夫婦李志誠與林瓊婉,好整以暇喝著茗茶,享受芬多精洗禮。

緣起→爺爺口嚼的神奇草藥,救了血淋淋的他。

林瓊晚向記者介紹藥園特色時,在旁「拈花惹草」的李志誠周遭突然掀起騷動,員工相繼大喊:「唉喲!好苦喔!」「怎麼辦?我舌頭麻掉了。」只見李志誠一臉捉弄得逞的戲謔表情,招呼「中標」的大夥:「快喝茶,就能緩解。」

李志誠與林瓊婉夫妻白手起家催生柏諦集團,從一罐漢方去黑斑保養品,一頭栽入中草藥研究,長達三十五年。如同給人的第一印象,鬼點子特多的李志誠專攻研發、製造,穩紮穩打的林瓊婉負責銷售,一條龍式包辦研發、製造、生產、銷售,將中草藥製成民生美容、保健品,打造年營業額逾二十五億元的中草藥王國。 截至二0一七年初,柏諦集團在海內外擁有蓮芳、東震、莉絲爾、魁籟等二十餘家子公司、九間工廠,版圖囊括醫療診所、美容沙龍、直銷、開架、網購等通路。其中,蓮芳更衝出一家直營店、四十家加盟店、三百八十六家會員店的亮麗成績,同時也開放中國與美國市場代理經銷。

當中國民俗療法遇上西醫,會擦出什麼火花?針灸達人李志誠,靠針灸與中藥調理,治好細胞學專家林瓊婉多年宿疾,不僅讓她身陷情網,更轉而支持另一半投入中草藥研究,35年無怨無悔。
研究之路曠日廢時,原是高薪族的林瓊婉燒光百萬積蓄、變賣祖產,窮到買不起雨衣。幸好,李志誠在住家廚房與鬼屋實驗室研發去斑系列保養品,成功打入美容沙龍通路,為擴大市場,再引進直銷系統。
2人胼手胝足打造中草藥理想國,堅採有善農法,打開美、日市場,締造年營業額25億元版圖。

今年六十二歲的李志誠,與中草藥的第一次接觸甚早,孩提時,不慎在瓜田踩到利刃,深可見骨的傷口瞬間被鮮血染紅,爺爺在田邊採了把草藥,嚼一嚼就往她的傷口上敷,「說也奇怪,一股清涼感瞬間蓋過疼痛,血也止了,沒消毒殺菌的傷口也沒發炎。」中草藥的神奇功效,在李志誠心裡埋下種子。

牽線→針灸破除中西醫門戶之見,愛苗悄悄滋長。

大學念淡江化工系,在校外租屋的他,特別租在中藥房樓上,放學後自願充當學徒,免費幫老闆切中藥,邊觀察如何診斷用藥,課餘還參加中醫義診團,當義工兼學針灸,靠自學摸索,畢業即通過中醫檢考(2011年前開放給非科班生參加,通過始可報名中醫師特考)。

早期針灸屬民間療法,李志誠在馬祖當兵時,遇上一名游泳出意外導致頸部以下癱瘓、準備後送台灣就醫的軍校生,在等待船期回台的一週間,經他針灸醫治,讓傷者從無法走動到可坐立、慢步行走,他還因此拿到一張「軍愛民」獎狀。 相較另一半自學中醫,林瓊婉曾赴日攻讀細胞學,師承全球血液病理排名前5名權威教授大西義久。1979年,台灣醫界僅有一台電子顯微鏡,林瓊婉已將習得的血液診斷、細胞病理切片知識複製回台,獲台中順天醫院院長陳天機之邀,設立細胞診斷中心。

「我在日本念醫學院壓力大到免疫力失調,解剖實驗動輒站3、4小時,為避免細菌孳生,不僅空調強、地面還有流水,長久下來,罹患遊走性關節炎。」林瓊婉一發作關節就抽痛,惱人的是,每次疼痛的關節皆不同,但她不願服用類固醇抑制病情,轉而接受教授建議,嘗試中醫療法。

經友人介紹,林瓊婉找上李志誠學針灸,「我直覺應該是位老中醫,第一眼看到他,竟是剛退伍的小夥子,到底靠不靠得住?」為免上當,林瓊婉故意裝窮,要求分3期繳學費,邊觀察療程是否有效,沒想到短短2個月的針灸搭配中藥調理,不僅治好宿疾,愛苗也在一來一往中悄悄滋長。

林瓊婉不諱言,在親身接觸中醫前,難免有門戶之見,「總認為它不科學、沒根據,殊不知門裡門外,中醫5千年累積多少活體實驗案例,西醫不擅長的調養、養護,反而是中醫強項。我常想,若中西醫能合併,那才真是病人的福氣。」 婚後,李志誠邊教針灸邊準備中醫特考,林瓊婉在中國醫藥大學擔任病理師。一次偶然機會,友人擔任美容師的姊姊問李志誠:「你既有化工背景,又懂中草藥,要不要試著研發去斑保養品?」一句話激起李志誠的研究慾,在住家廚房土法提煉草藥,製成一罐黑嘛嘛的去斑膏。

幫夫→整整5年每天跑3點半,瘦到剩38公斤。

沒想到毫無賣相的去斑膏效果奇佳,為了讓保養品更加美觀,李志誠透過關係,二度混入化妝品工廠偷學裝填技術,他笑說:「膏狀保養品須隔水加熱、分次填充,避免容器熱脹冷縮導致油膏表面凹陷,才能做出油亮平整產品。」林瓊婉則將去斑膏分送給醫護人員試用,好口碑開啟2人的創業念頭。

草創期大量燒錢,夫妻商量後,決定由李志誠負責研究,林瓊婉繼續留在醫院上班,維持生計。「當時台中一棟透天才70萬元,我月薪近5萬元,實驗階段卻燒掉數百萬元積蓄,連娘家房子也賣掉投入。」林瓊婉苦笑稱,明明是高薪族,竟窮到連尼龍雨衣都買不起,雨天就發愁。

1982年成立柏諦,主打「蓮芳」系列黑斑面皰保養品,因沒錢打廣告、支付百貨公司上架費,初期鎖定以面銷為主的美容沙龍市場。見只懂研發的李志誠孤掌難鳴,2年後,林瓊婉辭去醫院工作,一肩挑起行銷重責。

當時的美容沙龍院時興洗頭兼做臉,「我第一次跑業務,在美容院門口站了5分鐘,洗頭小妹問是不是要洗頭?我只好點頭,慘呀!足足洗了一個月的頭,才鼓起勇氣。」接下來整整5年每天跑銀行3點半的壓力,更讓林瓊婉一度瘦到剩38公斤。

起家→鬼屋裡熬夜研發,人鬼相安,生意越做越大。

「我天生不服輸,決定要做的事誰都不可能改變,絕對使命必達。」早期美容師良莠不齊,林瓊婉自認非能言善道型業務,卻懂得善用醫療知識,針對不同膚質提出適用黑斑、面皰產品建議,搭配經絡五行按摩法,協助美容師解決疑難雜症,搏得「問題肌膚解決專家」稱號,從門外漢拚成業務高手,曾單槍匹馬簽下逾40間加盟美容院。

待經濟稍有起色後,夫妻倆在台中水湳租了百坪實驗室,李志誠以實驗室為家,白天調配原料、晚上熬夜研發,2個女兒有時就睡在工作檯下方。

說來奇怪,鄰居總有意無意打探「住得還好嗎?」沒多久就有員工疑似在實驗室看到「阿飄」,晚上電燈常自動點亮或熄滅,更詭異的是,休息室一株乾燥銀柳竟無故開花。

接連碰上怪事,李志誠忍不住向房東求證,沒想到對方倒也坦白:「因為你們吃素,我才便宜出租。」前後租了5年鬼屋實驗室,倒也人鬼相安,李志誠不僅順利研發系列中草藥保養品,生意更是越做越大。

從產品研發到站穩市場腳步,夫妻倆足足花了15年,林瓊婉有感於專攻美容院主導性不足,「侍奉美容師像侍奉皇太后,要看人臉色,心情好才幫你賣」,不願受制於人,集團於1993年聘請專人規劃直銷制度,期間經過20餘次修改分紅模式,5年後直銷年營業額始衝破億元大關。

目前柏諦已培育出十餘位博士研究員,每年編列的研究預算占營業額15%,持續投入治療肺腺癌、乳癌、胃癌中草藥配方研究。最讓二人得意的是,蓮芳系列中草藥黑斑保養品已取得美國FDA(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)及日本厚生省檢驗合格登記,成功打入海外市場。

信念→方土治一方病,兩岸八藥園,先養地再栽種。

2個女兒李怡璇與李怡君5年前陸續加入團隊,現今分別負責男性保養品牌魁籟與小資女保養品牌莉絲爾。談及接班問題,林瓊婉直言:「先讓孩子去磨練,培養自己的團隊人馬,2人的資本一樣多,花光是妳家的事,可以跟爸媽借資,但要還。」

為從源頭把關藥材品質,柏諦不惜砸大錢買地、闢建中草藥栽植園,李志誠遵循老祖宗「一方土養一方人、治一方病」智慧,在台灣與中國共設8座藥園,栽植南、北藥,過程皆採友善農法,先以中草藥下腳料製成肥料養地,不使用化學藥劑、不灑農藥,另研發逾200種農藥、重金屬快篩系統,安然度過一次次食安風暴。

「以往,中草藥研究被認為過時。」林瓊婉有感而發地說:「但自從中國大陸女藥學家屠呦呦發現抗瘧疾藥青蒿素,獲得諾貝爾醫學獎後,中草藥開始由黑翻紅。」她與丈夫默默耕耘35個年頭,面對艱辛又孤獨的研究之路,時而拌嘴吐槽、時而互相扶持,回首向來蕭瑟處,似乎也無風雨也無晴。

後記→矮冬瓜站崗娶得醫院之花

成功男人背後都有位偉大女人,我好奇柏諦集團總裁李志誠與柏瑞實業董事長林瓊婉的相戀過程,不料林瓊婉竟毫不猶豫地脫口:「第一眼看到矮矮胖胖的冬瓜老師,心想叫我嫁他,我才不要!」得知李志誠的徵婚標準是「長得清楚」,林瓊婉故意介紹一位五官分得特別開的學妹,不料竟被打槍:「她也長得太清楚!」搞半天,原來他口中的「清楚」,是指漂亮之意。

為了追林瓊婉,李志誠天天到醫院站崗。婚前,約會最常光顧陽春麵攤,節儉的他總是包辦女友吃不下的陽春麵。婚後,林瓊婉唯一一次在情人節收到一朵乾乾爛爛的玫瑰花,一問才知,李志誠竟是撿拾花店淘汰貨,讓她大呼:「氣死了!」李志誠幽幽冒一句:「我整個人都送妳了,不然還要怎樣?」聽2人為生活瑣事唇槍舌劍,這一刻我終於確定,眼前這對並肩採草藥的神鵰俠侶,並非只活在如夢似幻的武俠小說情境裡。

※本圖文資料取自『鏡周刊二十期』※